pi币挖矿

    pi币挖矿 好链资讯

    pi币挖矿

    在疫情下苦苦挣扎的音乐产业,终于有了一个令人兴奋了很久的头条。

    美国摇滚乐队列昂之王(Kings  of  Leon)的新专辑《When  You  See  Yourself》本月初以非同质代币(NFT)的形式发行,成为第一张采用数字加密货币的主流专辑,一周销量突破两百万美元。

    事实上,很多主流音乐人,包括肖恩蒙德兹、麦克信田、死马五等,已经开始尝试拍卖NFT的作品。随着近两个月NFT板块的全面爆发,NFT终于在2021年走出了小众货币圈,这不仅成为主流媒体讨论的焦点,也再次点燃了行业对区块链的热情。(民主化还是圈钱法?NFT能给音乐带来什么?)

    然而,在嘈杂的讨论背后,一些曾经对区块链申请有着巨大野心的公司正在悄悄消失,将于3月底关闭的区块链票务平台大霓虹(Big  Neon)就是其中之一。虽然大霓虹成立时被视为全球最大票务公司之一Ticketfly的继承者,但运营两年多来未能正式推出区块链协议,仍以传统移动票务平台的形式提供服务。直到去年疫情到来,演出行业停滞不前,终于成为压垮大霓虹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  当区块链在2016年进入主流视野时,音乐产业是最受期待的应用领域之一。数字时代的音乐行业有很多痛点,如中间商众多、价值链复杂、版权数据不透明等。导致创作者长期处于行业利益分配的弱势地位。区块链技术的分散性、可追溯性和不可改变性被认为是解决版权管理问题、提高版税支付效率和保护音乐人权益的灵丹妙药。

    音乐区块链大事记

    音乐区块链大事记

    之后,无论是主流唱片公司还是初创科技公司,都在各种应用场景下进行了成功或失败的尝试,期望给整个音乐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。回顾过去五年区块链音乐的发展,我们离最初的愿景还有多远?

    区块链和流媒体:竞争优势尚未建立

    流媒体时代音乐人收入微薄已经不是新闻了。尽管疫情下音乐平台的使用率大幅上升,但失去演出和周边收入渠道的音乐人,在被唱片公司、出版商和音乐平台“剥削”后,仍在为自己的版税担忧。

    在这样一个创作者议价能力几乎为零的市场,区块链流媒体平台似乎天生就有拯救音乐人的使命。

    其中,2019年推出的奥迪(Audius)或许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一款。奥迪斯在众多大牌DJ的支持下,如Deadmau  5和Zed的Dead,被称为“区块链中的SoundCloud”。音乐家在这个平台上的作品不存储在服务器上,而是在区块链上生成独立的加密节点。这样的话,任何平台和中间商,包括奥迪斯本人,都不可能审核上架或者修改上传的歌曲。作品产生的版权收入通过基于区块链的公共分类账立即支付,如果有版权争议,将直接发送给上传者,收入将重新分配。

    奥迪斯的解决方案确实消除了中间商的作用,可以说是简化权益分配的成功做法。然而,尽管盗版问题因缺乏风险控制而受到批评,奥迪在运营近两年没有找到可持续的商业盈利模式。

    本质上,奥迪斯作为一个流媒体平台,为消费者提供了与其他音乐平台相同的服务和用户体验,并没有在目标客户的差异化和产品定位上做出积极的探索。这就让人怀疑它怎么能赶上竞争对手近十年积累的用户规模,如果没有足够的受众,所谓的赋能乐手愿景根本无从谈起。